当前位置:

实业救国先驱廖树蘅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喻靖 2020-03-10 15:15:02
时刻新闻
—分享—

距离宁乡270多公里的衡阳常宁市水口山,矿产资源丰富,门类众多。123年前,宁乡人廖树蘅奉命来到这里,担任水口山第一任矿务总办,由此开启了水口山绵延百余年的开采史,并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打造成了闻名于世的“中国铅锌工业的摇篮”和“世界铅都”。廖树蘅在水口山做了哪些事?他在湖南矿业史上留下了怎样深刻的印迹?故事还得从宁乡横田廖氏说起。

廖树蘅

在宁乡坝塘镇,横田廖氏为人熟知。1840年,廖树蘅出生在横田湾,廖家是当地有名的书香世家、名门望族。廖树蘅在玉潭书院、城南书院、岳麓书院都有过求学经历。24岁那年他中了秀才,之后与湖南巡抚、维新派骨干陈宝箴结识,担任过陈宝箴次子的教读。在陈家出任家庭教师期间,廖树蘅与陈宝箴、陈三立父子结下了深厚情谊,这也为后来他担任水口山矿务总办埋下了伏笔。55岁之前,廖树蘅当过宁乡籍湘军将领周达武的幕僚,出任过玉潭书院的山长,还曾归隐家乡横田湾,游历过武昌、南京、上海、苏州等地。虽然生活惬意,儿女成群,诗文唱和俱佳,但廖树蘅的满腹经世之才却没有施展的机会。恰在这时,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了他的面前。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陈宝箴调任湖南巡抚。第二年初春,陈宝箴上奏清政府请求开办湖南矿务。

中共常宁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科员傅建平说:“1894年发生的甲午中日战争,以中国海军全败而告终。次年也就是1895年,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其中一条重要的内容就是向日本赔偿军费二亿两白银。为了支付巨额赔款,清政府它一方面大肆搜刮百姓财产,另一方面把一些效益好的私有企业收归官办,因此水口山矿务局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创立并发展起来的。”

湘矿总局成立后,陈宝箴想到了好友廖树蘅的经世之才,遂将他委任为水口山矿务总办。当时廖树蘅已经55岁,他既没有经营矿场的经验,更没有接触过采矿,但受好友重托,廖树蘅接下了担子。赴任前,他与陈宝箴“约法三章”。傅建平说:“如果你信任我,就叫其他同仁不要向我推荐人,不要设卡制约牵制我。”

1896年农历3月上旬,廖树蘅带着长子廖基植从长沙到达衡阳水口山。在廖树蘅接手前,水口山已经有了悠久的开采史。自汉代起就有人开采银矿,唐宋时期已成规模,明代开始开采铅锌矿,但到了清朝时,这里成了老百姓随意开采,地痞横行的是非之地。廖树蘅到了水口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治治安,清退驻扎在矿区的老百姓,腾出原本矿场的位置。之后,他又带着儿子廖基植查看矿井,了解矿脉,询问老矿工以前的采矿事宜,逐渐摸清了水口山的矿脉蕴藏、民人开采等情况。此前,水口山一直采用“暗窿法”开采,因南方雨水多,雨季一来,矿井被淹导致开采中断,这也是水口山虽然开采历史悠久,开采量却一直上不去的原因。经过多方勘察,廖树蘅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明窿法”。

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企业文化部副部长邓鑫说:“这个‘明窿法’是在矿场挖一个漏斗形的洞,上面一层比较大、比较开阔,下面呈漏斗状。那么所有的积水,包括雨水、矿井里的水都会汇聚到这个漏斗底部来,之后再修一条槽出来,用水车把水排出去。‘明窿法’一方面解决了井里积水的问题,同时让采矿的视野更开阔,为规模化的作业创造了条件。”

然而,当廖树蘅向湘矿总局上报“明窿法”时,却遭到了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古今中外还没有过明窿采矿法,用这种方式开矿肯定不会成功,甚至会引发灾难。之后,湘矿总局还派出地理学家邹代钧前去视察,了解“明窿法”实操的可行性。虽然遭遇阻挠,但是廖树蘅不为所动。1896年5月,水口山大开明窿。

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企业文化部副部长邓鑫说:“开工的时候,廖树蘅作文盟誓山神,他写道:‘洗手奉公,勉存朝气,有渝此盟,明神殛之’。这4句话表示,如果违背了这个誓言,山神就可以惩罚他,由此可以看出廖树蘅想振兴矿业的决心。”

从5月开工,8月矿苗迸露。之后,一日夜可产不下三四百石之多。到十月,水口山所获铅、锌等矿产尤多,对于“明窿法”的争议才止住。从此水口山声名大噪,由此开创了湖南近代矿业的先河。

廖树蘅开创的“明窿法”,让水口山可以常年开采,稳定了经济效益,为湖南财政提供了源源不竭的动力。廖树蘅在水口山的八年时间里,不仅为湖南矿业培育了大量人才,并打造出了湖南有色金属从探、采、运到销、贸、冶炼的一体化体系,促进了湖南矿业的大规模发展。

廖树蘅到任第一年,水口山手工选矿工艺日臻完善,已设初选厂、敲砂厂、淀砂厂和滴尘厂,形成了开采、敲洗、抽水、冶炼、运输等各业务链条相互衔接、井然有序的近现代化工矿业生产流程。除了铅锌矿开采外,水口山银矿、硫磺等伴生矿也开始着手开采。1896年,水口山矿就实现产铅砂23吨、锌砂527吨。为了提高生产效率,1897年廖树蘅还对矿工肩挑手提的运输流程进行了大规模改进。

廖树蘅第六世孙廖志敏说:“当时廖树蘅为了提高开采效率以及运输效率,他在矿井里铺设轨道,然后用绞车把矿运上来,大大提高了开采效率,也确保了矿工的安全。而且开采之前,他们特意先做实验,等实验成功了才实行这套办法。我觉得在100多年前,就有这种先实验再实践的过程,很不容易。”

廖树蘅主持水口山铅锌矿时,铅锌矿砂产量逐年提升,但由于国内冶炼业十分薄弱,采出来的矿砂只得销售给英德等洋商。洋商购得中国矿砂运回本国冶炼成纯后,再运至中国销售,转手之间,就能卖得高价。当时,洋商为谋取暴利,肆意压价,为了抵制外国人的盘剥勒索,廖树蘅、廖基植父子决定探索冶炼之法。

廖志敏说:“廖树蘅从衡阳等地请炉匠和冶炼的工匠,常年在水口山架设矿炉进行冶炼,虽然冶炼也有好几次都失败了,但是经过不停地尝试,技术得到改善。廖树蘅还想方设法去提高水口山矿的销路,走上采矿冶炼运销一体化的路径。”

1903年,廖树蘅调任湘矿总局提调,水口山矿务总办由长子廖基植继任。延续父亲廖树蘅的管理经验,1905年,廖基植在水口山引进西法,开设第一坑超深斜井,这也是我国第一个自己设计、建设,用蒸汽作动力,使用卷扬机等机械设备提升矿石的有色金属矿井。同年,廖基植在水口山建成土法炼锌厂,成为全国炼锌工业的开始。之后,我国第一座新式选砂厂也在水口山建成。

经过廖树蘅、廖基植父子十多年的艰难创业和不懈努力,水口山铅锌矿逐渐打造出了湖南有色金属探、采、运、销、贸、冶炼的一体化体系。它在湖南矿业乃至整个中国矿业中都占有醒目地位。1923年和1928年湖南的《矿业杂志》中曾写道:“水口山铅锌一矿,蕴藏之丰,开采之善,为总局所辖各矿之冠。水口山乃省矿之霸王。”由此可见,水口山铅锌矿的重要地位。

傅建平说:“据统计,在廖树蘅任期内,通过‘明窿法’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向省府上交利润600万两白银,占全省财政收入的1/2以上。”

廖树蘅在水口山铅锌矿任职八年间,他的实事求是,事必躬亲,廉洁奉公,一直为人称道。调任湘矿总局提调和总办后,廖树蘅还筹建了长沙黑铅炼厂,大规模开发了黄金洞、锡矿山等资源,部署落实了一大批开发矿区。廖树蘅本人也因其卓越贡献,被推举为“影响中国经济现代化进程的十大湘学名人”之一。

时过境迁,百余年过去,廖树蘅主持的水口山铅锌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系列推动中国革命进程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大事与这里紧密相连。1922年,由毛泽东、蒋先云等人领导的水口山工人运动取得胜利,宋乔生、耿飚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由水口山踏上革命征程。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第一颗导弹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神舟”系列载人飞船成功飞行,都离不开水口山提供的特殊材料。如今,水口山铅锌矿早已更名为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这是一家集采矿、选矿、冶炼、加工、贸易于一体,以生产铅、锌、铜和稀贵金属为主的大型有色金属联合企业。123年过去,廖树蘅父子的开拓创新,实业救国的精神,也在这里得到延续。

撰稿:喻梦霖

文史专家:孙意谋 谢仲舒 李乔生 文国旺 黄沃若 徐拂荣 姜福成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喻靖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