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父亲的菜园子

来源:今日宁乡 作者:杨正华 编辑:喻靖 2020-06-19 10:37:03
时刻新闻
—分享—

我父亲排行第九,叫老倌。他不打牌,不钓鱼,业余时间,多半在菜园子里,挖土、种菜、施肥、除草,周围邻居说,要找九老倌,去他家菜地。

早年种菜,没有化肥,靠土肥。土肥的主要来自人畜尿粪,不能直接使用,必须堆码发酵,或者加水稀释。那时候,生产队征收各家各户的土肥,种粮食用了,种菜的肥料,主要靠烧火土。把草皮刨起来晒干,堆起来烧成火土。

火土并没有多少养分,要靠加入腐败的树叶,杂草增加肥力。种菜,看似简单,肥料的收集,加工,费时费力。父亲常常为了肥料的事情,费尽周折,甚至,一大早外出,到野外去收集牛粪、狗屎。

每户的自留地很少,种不了多少菜的。要多种菜,要去寻找废弃的斜坡,开荒。父亲把荒地挖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三角形、长条形、弯月行,我的几何知识,从父亲的菜地开始,有了初步的印象。

时常看见父亲挑着一担一担的肥料,往菜地里运。遇见邻居都会和父亲打招呼:“九老倌,种菜啊。”“是啊,开了一块小地方,可以栽几蔸。”父亲答应着,有时会放下担子,和邻居抽烟,交流种菜的经验。

父亲的菜长得好,品种也不少,一年四季都能有所收获。父亲挂在嘴边的话叫做“小菜半年粮”,他种菜干劲足,心里牵挂的是我们几个,能够吃饱肚子。

我们经常去帮父亲种菜,父亲很有耐心地告诉我们,什么季节能够种什么,什么时间浇水,什么时间施肥,什么菜需要底肥足,什么菜需要平时多照顾,详详细细。还说:“人怕伤心,菜怕伤根”,这样简单的道理。

后来,土地分到每户,父亲很高兴的对我们说:“今年我要在田里种菜”,好像他已经看到了枝繁叶茂,瓜菜成堆一样。那一年,有了化肥的使用,他的菜大丰收,还晒了不少的干菜,送给了城里的亲友。有人称赞他的菜,他就说:“菜要土好、肥足。”

后来,我们陆续的离开了家乡,剩下父母在乡村,我父亲还是坚持种菜。有人问:“九老倌,你种那么多菜干什么咯,你们又吃不了多少。”我父亲说:“现在城里卖的菜,样子是好看,我估计用的农药多,我种的,基本不用,他们带到城里吃,放心些。”

父亲老了,时常对我们讲:“病从口入,吃是最要注意的,尤其是新鲜蔬菜,现在时兴什么这个素,那个素的,吃多了不好。”“你们有时间,回来自己学着种。”

回到乡下,望着父亲曾经的菜园,仿佛看见,父亲弯着腰,正在那里默默的耕耘,侍弄他的菜苗。

来源:今日宁乡

作者:杨正华

编辑:喻靖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