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草上滑行

来源:今日宁乡 作者:蒋厚其 编辑:喻靖 2020-06-19 10:37:05
时刻新闻
—分享—

儿时,我觉得农村人特别勤快,尤其住在山脚下的人更歇不得气。秋收过后,大人们就要上山砍柴,一是留着好些的茅草盖屋,二是将次点的茅草储备做一年的烧柴。这段时间,也是孩子们好玩的时候,但要赶早,否则,满山的茅草被大人砍得溜光,就无道具了。每逢这个时候,屋里就只留年长的祖父在家做饭,我随着父母,带着三个弟弟妹妹,一家六口人,向对面山上进军。

到了山里,小家伙首先是没有什么事做,因为我们只能够做一些扒茅草、树叶之类的事,山里柴还没动刀,没我们的用武之地,所以我们可以尽情地疯。我带着弟妹沿着之字形的山路,向山顶爬去,七岁的小宁妹妹实在爬不动了,伸出手要背,我们就把她抱到山顶。

好舒服,幽幽的凉风吹拂全身,满脸的秋燥荡然无存。当然,大家不只为吹风而来,主要目的是从山顶坐在茅草上滑下去,又上来继续滑,直到屁股滑疼。这是一个要胆量,好玩又刺激的滑行活动,一般是男孩子当演员,做英雄,女孩子当观众,喝彩!

我大他们几岁,活动中,主要是做保护工作。胆子大的六十老弟,无心欣赏四周的美景,他经验丰富,牢记去年把一条七成新的劳动布裤搞得差不多报废了,回家时,尽管用手握住屁股上磨出的两个洞,还是受到一顿鹅公刺的教训。现在他长记性了,穿着打补丁的旧裤上阵,勇者无敌,他第一个开路,坐在山顶边沿,还不待我喊开始,就两脚一翘,拉着茅草的双手一松,一溜烟滑下去了。只见两边茅草刷刷让路,呼就滑到半山腰,被屁股压过的茅草顺着山势向下卧倒,留下一条笔直的软轨。

身后陆续上来的邻家孩子们,见路已开好,轨道铺设成功,一窝蜂挤过来要滑下去。慢点,我话声未落,人已溜下去了一个。局势已难控制,人一个接一个,如放水一样,顺着这条渠道向下溜,因茅草越溜越滑,没了阻力,山底下的人还没起身,后面的人就压过来了,搞得一大堆,下面传来一阵欢笑,上面的细妹子也一阵哈哈大笑,顿时,半山腰一片欢呼。

一阵欢笑过后,六十老弟又带着新加的一帮人马上来了,参战的队伍越来越大,达二十人之多,人多势大嘴杂,有比拼的火药味。于是那条现成的滑道让给了胆子细的男孩子和胆子大的女孩子,让他们也试一下味。四队“勇士”,站在四个位置,准备比赛,看哪一队先顺利到达终点,无奖罚,只有笑声鼓励。玩这个看上去是做冒脑壳的事,一旦放下去就听天由命,其实这还是有讲究的,关键是选路线。要选山坡正中间茅草好,又无刺,山底没树木的位置,作为预定路线,这样就不会向两边跑偏,也不会中途遇到刺堆,刺破手脚和脸,更不会被下面的树木挡住,造成危险。

四支队伍都是三人组团待命,一声令下,同时坐在一条预定轨道上的顽童,伴着一阵冲啊,杀啊的嘶叫声,如离弦的箭,向下飞去。中间的两支队伍遥遥领先,无障碍地在山坡下平缓的地方,如两辆小火车安全靠站;左边的滑行队半路翻车,散落一地,连滚带爬又半弯着腰向上爬;右边的队伍偏离预定路线,向敌方冲去,一堆刺包围了他们,虽然手上,小脸上见了红,但口里不服输,重来,要重来!顿时,山坡里,到处一阵欢呼声!

为了重温那些童趣,四十年后,我再次沿着儿时的脚印,故地重游,却面目全非,灌木丛生,乔木遮天,成为了一座座金山和银山。

来源:今日宁乡

作者:蒋厚其

编辑:喻靖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