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回宁乡调查的18天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2021-04-15 09:51:00
时刻新闻
—分享—

刘少奇邀请炭子冲大队部分社员群众在旧居横堂屋座谈。

姜小平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深切缅怀和弘扬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神风范,切实把党史学习教育各项工作抓实抓牢,2021年4月12日,由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刘少奇思想生平研究分会、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院主办,湖南省中共党史学会、中共长沙市委党史研究室、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中共长沙县委、长沙县人民政府、刘少奇同志纪念馆(刘少奇故里管理局)承办的“纪念刘少奇湖南农村调查6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刘少奇思想生平研究会”在长沙举行。

今年是刘少奇回乡调查60周年。1961年4月2日至5月15日,在当时全国严重困难时期,刘少奇回湖南农村蹲点调查44天。其中在家乡宁乡待了18天,在长沙县广福公社天华大队(今青山铺镇天华村)蹲点调查了18天。在宁乡的调查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4月2日至4月8日在东湖塘公社王家湾大队,没有惊动宁乡县委的微服私访,在万头猪场的保管室住了6晚;第二个阶段是5月2日至5月12日公开身份的调查,其中5月3日晚至5月9日上午在花明楼公社炭子冲大队,在旧居住了6晚,5月9日视察黄材水库,5月2日至3日、5月9日晚至12日在县城,在县政府的电话会议室住了4晚,分别召开了政法、手工业、商业等座谈会,解决社员住房、公共食堂、山林绿化、民主法制等问题,留下了一系列躬身为民的动人情景和珍贵足迹。笔者通过翻阅资料,试图复原再现刘少奇同志回乡调查18天的一些活动。

第一个阶段

4月2日,到湖南宁乡东湖塘公社王家湾生产队,住在原生产队养猪场一间破旧的空房里。

4月3日上午,在住地听取先期到达的中央工作组汇报工作。对张平化等人说:宁乡县问题那样严重,如果说天灾是主要的,恐怕说服不了人。没有调查研究,这个教训很大。看来要放下架子,才能深入下去进行调查研究,不进行调查研究,决定出的东西是不可能符合客观情况的。下午,视察当地生产情况。

4月4日至7日,听取中央工作组和中共湖南省委工作队关于农村情况的汇报。

4月8日上午,视察当地养猪场和农业生产情况。下午,离开王家湾,车行炭子冲故居,在家门前绕了一圈没有下车,径直去了毛泽东的故乡韶山。

第二个阶段

5月2日上午到宁乡县城。下午,听取中共宁乡县委汇报工作。晚上,召集宁乡县、社工业干部座谈。之后上街观看市容。

5月3日上午,在宁乡县公安局听取县政法工作负责人汇报工作。下午,召集宁乡县商业干部座谈。晚上,到故乡花明楼公社炭子冲大队,住旧居。

5月4日,听取宁乡花明楼公社整社工作队汇报,他说:食堂是勉强搞起来的,极不得人心。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犯了错误,蛮干了三年,一直不明白。这样的食堂早该垮台。晚上,听取炭子冲大队工作队汇报,指出:办食堂应该是节省劳动力,现在的食堂是浪费劳动力。不节省劳动力就不要它。解决社员住房问题,不要笼统地提“物归原主”,要经过普遍调查,按照实际情况处理,大队要帮助社员解决。

5月5日上午,视察宁乡花明楼公社安湖塘生产队公共食堂,与农民交谈。下午,同农民成敬常谈话,说:这几年,听说工作搞得很不好,社员吃不饱饭,病了很多人,死了一些人,田土荒了不少。我是回来看看,回来的晚了,对社员不起。现在的政策还没有搞好,政策要大家来讨论。在谈到群众住房问题时说:纪念馆(指旧居)不要办了,你以为我喜欢办纪念馆吗?我不喜欢。把这些房子分给社员住,房子里的东西也分给社员用。晚上,同农民李桂生谈话。

5月6日上午,同农民王升萍谈话,在得知王反映农村情况的信多次被扣后说:谁打击你,谁查问你告状,就再告他们的状,告几次不行,信被别人扣了,不见回信,你就来北京,我出路费,在北京吃,我出钱。下午,同农民欧寅春、欧风球、欧荣华谈话,说:现在人们对政策还不那么相信,为什么?就是因为所有制还不那么肯定。所有制不能侵犯,否则,人们就不相信政策了。你可以拿我的,我也可以拿他的,都这样就拿乱了。必须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拿了要赔,这样,以后就不会乱拿了。晚上,听取整社工作队负责人汇报工作,说:群众的心情现在还不舒畅。我同几个社员谈话,他们不敢讲话,特别是对现在的干部,不敢讲话。你们在这里,他们也不愿意找你们,这是很不好的现象。工作队要抓紧解决食堂解散以后所需要的炊具,如锅、铲、火钳、坛坛罐罐等。要赶快告诉省委、地委、县委制造这些东西,有了东西,退赔了,群众就相信你们了,只讲空话不兑现,群众就不信任你们。

5月7日上午,到炭子冲祭扫母亲坟墓。下午,在宁乡县花明楼公社炭子冲大队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说:“我将近四十年没有回家乡了,很想回来看看。回来了,看到乡亲们的生活很苦。我们工作做得不好,对你们不起。”“为什么生产降低了,生活差了?有人说是天不好,去年遭了旱灾。恐怕旱有一点影响,但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工作中犯了错误,工作做得不好。”在谈到食堂问题时说:“食堂没有优越性,不节省劳动力,不节省烧柴。这样的食堂要散,勉强维持下去没有好处,已经浪费几年了,不能再浪费下去。”散食堂以后,马上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房子。房子不确定,社员的好多事情不能定,自留地不能定,养猪喂鸡也难办,厕所也不好定,生产就不放心。此外,要保护山林。山林所有权归大队,包给小队,划出自留山。在谈到退赔平调社员的各种财物时说:这个帐要一户一户地结。赔清以后,立块碑,或者写一个大单子,用镜框子镶起来,挂在公社里。这次教训很深刻,要子子孙孙传下去,以后再也不犯这个错误。这里是我的故乡,要靠自己努力。千万不能用我家乡的名义去要求别人照顾。这里还有我的亲属,也不要因为我的关系特别照顾他们。这篇讲话编入《刘少奇选集》时,题为《同炭子冲农民的谈话》。

5月8日,到宁乡花明楼公社炭子冲大队简家巷临时医院看望正在那里治病的社员,到赵家冲看望大姐刘绍德。

5月9日上午,同宁乡花明楼公社整风整社工作队座谈,指出:民主这个东西不能恩赐,是大家争来的。我们有些干部,一方面说上边不让讲话,但自己不去争民主;另一方面又怕群众,怕群众起来了事情不好办。你们工作队来这里以后,解决了不少问题,群众说你们是“青天”,这说明你们为群众做了一些好事,但也说明这是恩赐的,不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而是工作队解放群众。“青天大老爷”是封建社会对管老百姓管得好的官的称呼,如果你们也是“青天大老爷”,我看也不妙,一定是没有走群众路线。当党员、当干部,不学会走群众路线是不行的。有的干部不是担心自己的前途吗?群众路线走得好,就自然有前途,否则,不仅不能升官,还要撤职降级。下午,视察黄材水库。在返回县城时,在双凫铺黑塘仑下车了解农民住房情况。晚上,回到宁乡县城。

5月10日,听取湖南省公安厅负责人汇报工作。

5月11日,致信毛泽东,报告近期在湖南调查研究的情况,并提出关于解决社员住房,退赔社员财物,巩固国家、集体和社员个人的所有制,在一部分乡村中建立公安派出所和巡回法庭,机关干部、军官和职工在乡家属待遇等问题的处理意见。在谈到关于巩固国家、集体和社员个人的所有制问题时提出:现在乡村中乱拿别人的东西和小偷小摸现象相当多,引起群众的不安,妨碍生产。形成这种乱拿别人东西的风气,一是由于现在吃的东西太少,二是由于过去几年刮了“共产风”,动摇了社员个人的那一部分所有制,也动摇了国家和集体的所有制。有的社员向工作组说,他们可以平调,乱拿别人的东西,为什么我不可拿别人一点东西呢?因此过去平调的东西,必须坚持退赔,就是由于搬家、大兵团作战而破坏的东西,也必须坚决退赔。一年退赔不完,两年三年五年也必须退赔完。国家和集体拿了社员个人的东西坚决退赔,社员拿了别人的东西,也应要求社员退赔,一次还不清,几次还,一年还不清,几年还,但是不可不还。只有这样,才能巩固国家、集体和社员个人的各方面的所有制,安定社会主义的社会秩序,以利生产的发展。

在宁乡听取中央调查组关于商业问题的汇报,指出:还是要把生意做好,社会主义社会的生意应该比资本主义社会更进步,做得更好。所谓好者,就是周转快,费用低,损耗低,分配得比较公平合理,便利群众,使群众更节省劳动力。农村里面恢复供销合作社,势在必行,但也不是过去农村供销合作社简单的复原,供销合作社算作集体商业,与公社、大队、生产队的生产相适应,为生产服务,同时为社员的家庭副业生产服务,为人民的生活服务。

5月12日,在宁乡听取中央调查组关于手工业问题的汇报,指出:手工业社国有化,变成全民所有制,转快了,现在要退回来,还是恢复手工业社,自己基本核算,按照过去那一套办。对手工业社的产品不能平调,要等价交换。以前平调的要赔,以后不准平调。晚上到长沙。

(作者系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市档案馆副馆长)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