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影花明楼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2021-08-26 10:15:19
时刻新闻
—分享—

思念 他远去的背影,被他热爱着的人民深深铭记,镌刻在中国历史的版图上,光照后人。 前进的风走过百年,我看见思念的海波浪随之起伏,我看见自由的舞蹈为之奔放,我还看见赤子的情怀像犁铧一样执着,这一切都足以让时光的酵母变得黯淡,有时辉煌。 在生养的土地上,无论谁都是幸福的。

一叶湖的晚霞 晚光撒落在稀疏的树林间,当我们沉醉于晚霞无边的魅力时,无从预知的冷暖吞噬掉这里的喧响。 我在湖边聆听,来自身体内部的铃铛和风的共鸣,清澈的湖面包容着一切我们所能形容的事物,不发出一丝的声响。 而你始终不情愿是一枝不会言说的植物,在暮色里放弃行动和思考,静静的伫立。 一叶湖每天的晚霞透露出来的安宁,有时候与你与我竟然如此的贴近。

夕照花明楼 像这样,黄昏幻想的姿色,熔进了我们无底的渴求和向往。 像这样,思念交织的浓彩,孩子们遥望记忆的远方。 已经没有更多神圣的名字让我们在寂静中抒怀,已经没有更深的暮蔼将我们的脚印照亮。 幽静的光亮,觊觎崇高而庄严的沉默,我愿意停止呼吸,跨越这青春渲染热血的阶梯。

铜像 他从未曾远离,还给日月时光,使他们一直拥有着本来的苍翠。 在高于逶迤的青山和苍茫的灵魂之处,他甜蜜地啜饮乡泽的芳香,幸福地眺望,他似辽阔的天空,已经没有痛苦的波浪,只有祝福的云卷。 通往富饶的路上,每一粒阳光都将祝福告诉了我们。 他从未曾远离,就这样频频地相遇。

追寻 他的胸怀如此广阔,他的额头如此湛蓝,在春日正午温暖的气息里邂逅。 无数来自远方的路在此汇聚,从各异的时空走近,在他灵魂的故里,用同一种眼神仰望。 从留恋于眉角庄严的红开始,到没有结尾的将来,一定还有比天空要辽阔的一束光在穿行。 因为他一直就在这里。

故里春色 苏醒了的炭子冲开始舒展她朴素的笑容,张开宽厚的怀抱,迎接熟悉或陌生的面孔。 我们的思潮总在每年的此时肆意升腾,像红艳艳的花朵无拘无束开遍山野,像桃枝上忽然绽露的明媚心跳。 我还仿佛听见什么声音降落在静穆的树林,一声呼唤抑或一阵脚步?还是春水绵绵的问候? 来不及说爱,因为我们只是在倾听。

花明楼雪景 当河水不再流动,当寒潮已然肆无忌惮地侵夜而入,沉默又是这个冬天最温暖的羽毛。 但正如你看到的,每一朵雪花之下,总会有红梅花儿火热的心跳。 即便在如此肃杀的惩罚下。 即便许多人失去了抗辩的权利。

□文/图 钟辉平

前言

《诗影花明楼》之“诗”之“影”由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宁乡市作协副主席、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刘少奇同志纪念馆馆员钟辉平摄影并撰写,她不仅把女性的细腻和敏感优雅地铺陈,将一幅幅饱含深情的佳构形象地浓缩了刘少奇同志一生追求真理的光辉革命历程,是影像魅力与伟人品格的臻美结合。更把对刘少奇同志的热爱和歌颂镶嵌在珠玑般闪耀的思绪里。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