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桃爹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2021-11-17 09:24:49
时刻新闻
—分享—

易福乔

桃爹是我在双江口镇政府工作时的一位同事,本名叫喻桃生,当时50多岁,身材魁梧,黝黑的脸。为人亲和,我们都亲切的称他为“桃爹”。桃爹是退伍军人。撤区并乡前任过乡武装部部长,桃爹长我20多岁,是退居二线的乡镇领导,但他视我为兄弟,没有官架子,不摆老资格,工作兢兢业业,为人正直,特别是和他一起搭档工作,十分开心。因此,我十分敬佩和尊重桃爹。当时我任镇党委组织委员,分管政法综治工作,桃爹和我一个办公室——综治办,并且和我一起联点当时双江口镇最复杂的村——忠心村(现新香村)。

那是1998年10月,我和桃爹来到联点村忠心村。当时忠心村的基本情况是,支村“两委”基本瘫痪,两年换了三个党支部书记,连续四年没有收过农业税及统筹提留,民情复杂,一言难尽。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桃爹不但没有怨言,反而为我出谋划策。首先抓住选好支村“两委”班子这个牛鼻子,桃爹走村串巷,找党员座谈等,经过一系列的工作,终于选出了得力的支村“两委”班子,特别是选出了一个好党支部书记詹明山。后来的事实证明当时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詹明山书记一干就是20多年,一直到因年满60岁换届选举退休。桃爹在物色支村“两委”人选上,体现了他作为老同志、老领导深厚的经验和敏锐的洞察力。他做群众工作、跟党员座谈等耐心细致的工作和工作方法,也使我耳闻目染,深受教育,为我的成长提供了榜样。

在和桃爹一起工作时,还有一件事使我印象深刻,终生难忘,那就是收取农业税和统筹提留。忠心村选好了支村“两委”之后,摆在面前的头等大事,就是收取农业税和统筹提留,毕竟手中无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在一系列方案制定和工作动员之后,也为了节省费用,支村“两委”五个人,加上桃爹和我共七个人,决定上门服务。每天早晨八点准时在约定地点集合,不管天晴下雨,不管寒霜冷冻,连续作战。十分可贵的是桃爹虽是50多岁的人了,快退休了,但他没有请过一天假,每天早上八点骑着单车准时赶到集合点,动手撮谷、装袋,不畏难,不偷懒。记得有天实在是太冷了,地上是雪白的狗牙霜,刺骨的北风刮得呼呼叫。我以为桃爹这天不会来,但出乎我的意料,他头裹围巾,穿着他那褪了色的军大衣,准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扎实的工作和辛勤的劳动得到了很好的回报,当年不仅完成了任务,还收回了不少老账,为镇村工作的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桃爹十年前因病去世了,但他给我的印象是深刻的,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是“老黄牛”精神,用实际行动树立了榜样。

桃爹,我们永远怀念你。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