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涧芬香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2021-11-17 09:26:36
时刻新闻
—分享—

黄沃若

久不写诗,冲着《永州八记》出行,写了一首五言:

槛外溪云尽,撑篙一览江。

都庞林错落,农户酒芬香。

刺史永州柳,蒸民石涧杨。

清辉描扫处,白玉古今藏。

注:柳宗元写石涧记时附近杨姓为一方大姓,今居都庞岭下芬香村。

柳河东先生《石涧记》寥寥二百言,曾启迪我陈叶题签、交络流觞的情致,“流若织文,响若操琴”,读来如痴如醉,真想去蹚那“翠羽之水,龙鳞之石”。

金秋银盏,遇上米酒飘香,当我终于怡情地摇着葫芦,醉行于峭拔峻洁、清邃奇丽的那一方天地,醺醺然自知醉不在酒,乐乐乎似亦不在山水之间。“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后之来者有能追予之践履耶?”满脑子是先生那殷切的设问,叩响出一种仰望的呼应,直要把遥隔五个朝代的光阴填平、沟壑拉通。

寻寻觅觅,自有探幽之愉悦。本来,“涧之可穷者,皆出石城村东南,其间可乐者数焉”,何况这小路、这水涧,曾记录先生的履痕和倒影?

蜿蜓的水渠牵着我们,流连至猫儿岩中型水库,这里天地如洗,一碧千顷。我问:先生,这是一千年前您到过的小石涧吗?喝着岁月的乳汁,它长大了?

秋阳带溦。竹影摇曳,树叶沙沙,这是唐朝吹来的风么?先生的回答在晴雨夹杂中若隐若现。

夜宿芬香村。这里的古建筑多为砖石结构,单元式二进三开间,石板漫铺小路,已走过300余年的历史。我说:先生,“后之来者”找不到您的足迹了哦!

同行的杨钯告诉我,这里正在开辟油茶基地,实行土地流转,做强集体经济,致力于共同富裕。古老山村与现代农业相碰撞,自然会绽出火花。您说的柳先生,他肯定来过这个地方。

我知道,“芬香”和“石涧”被时空拉长了距离。但我更相信,先生的思绪和情愫,离我们并不远,顶多隔着一层玻璃,或者屏幕。

听说量子纠缠在实验室得到验证,触及思维和第六感,琢磨着从自然物理向社会范畴扩张,这种跨时空的量子隧穿和心灵缠结,不知道河东先生能否感知?

透过木楼的窗棂透雕,月光如水银泻地。此夜一轮满,清辉何处无。“尽醉无复辞,偃卧有芳荪”。先生的诗文浸润史册、沁人心脾,如仙云缥缈,醉了山川与时光。

来源:今日宁乡

编辑:卿雪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